首页> 环球视野> 台海交流

“创造力是可以教的”:台湾地区创造力教育“政策”与实践①

2016-03-15 来源:字体:

周粲茵(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,北京100875)

摘要:中国台湾地区非常重视创造力教育,通过系列立法与官方计划提供“政策”保障。在实施过程中,台湾教育主管部门积极推进相关“政策”和计划,其他部门给予积极支援,各地市成立创造力学习中心等:在各学段开发创造力课程,小学阶段以跨学习领域的专题课程为主,中学阶段特别重视科技创新能力的培养,探索开设高中与高校合作的“科学班”;通过让教师参加大学、教育主管部门、教育研究机构组织的培训和研习等活动,培育创造力教育师资。台湾完整的“政策”体系、以人为本的价值导向和开放的社会参与方式,对中国大陆进行创新人才培养具有重要启示。

关键词:台湾教育;英才教育;人才培养模式;创造力教育:“科学班”

中图分类号:G63

文献标识码:B

文章编号:1002-2384 ( 2014 ) 12-0052-03

人才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于创造能力。上世纪50年代以来,学生创造力培养逐渐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,许多国家和地区为此出台了相关“政策”,开展了丰富多元的实践活动。中国台湾地区的创造力教育自上世纪60年代萌芽,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,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“政策”体系与实践运行机制。[1]笔者于2014年春季赴台交流至今,对该地区创造力教育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研究。

一、“立法”与计划:创造力教育的“政策”保障

    中国台湾地区非常重视创造力教育,秉持“每人皆具创造力”、“创造力是可以教的”等理念,希望通过创造力教育,激发民众的创造力潜能,将台湾地区打造成一个由个人、学校、社会、产业与文化五大主体构成的创造力乐土。[2]湾通过“立法”与官方计划的形式,为创造力教育提供了坚实的“政策”保障。

    1973年,台湾全面推行“国民小学资赋优异儿童教育实验计划”后,创造力教育进入初期实验阶段。[3]1983年,台北市教育主管部门召开“台北市创造思考教学研讨会”。这是台湾地区教育史上倡导创造思考教学法的里程碑,[4]台湾地区创造力教育由此进入实验阶段。

    20世纪90年代以来,创造力教育受到更多的重视。1999年,台湾颁布“《教育基本法》”,第二条就指出,教育的目的在于“人民健全人格、民主素养、法治观念、人文涵养、爱国教育、乡土关怀、资讯知能、强健体魄及思考、判断与创造能力”,革新创造的能力是需要加强的教育目标之一。

    进入新世纪后,台湾地区创造力教育机制逐渐成熟。2000年,台湾颁布“国民教育阶段九年一贯课程暂行纲要”,总纲中提出与培养创造力相关的课程目标:培养国民欣赏、表现、审美及创作能力;激发主动探索和研究的精神;培养独立思考与解决问题能力。同年,台湾提出为期五年的“加强创新及再学习能力计划”,鼓励与创造力相关的研究,并推动创新教育合作计划,希望在2010年前,在各级学校落实创新思考教学;推行“创造力与创意设计教育师资培训”计划,以工程领域为首批实施对象,推行教材编写、创意设计保护和竞赛主题规划三个方面的项目研究。2002年,台湾教育主管部门公布“《创造力教育白皮书》”小册子(以下称“创造力教育小册子”),并实施“创造力教育中程发展计划(2002-2008)”,该计划包括创意学生、创意教师、创意校园、创意生活、创意学养、创意智库六方面内容。2004年,台湾举办创造力教育博览会,280个参展单位分享了各自在创造力教育方面的成就。

    2005年,台湾实施“地方创造力教育推动计划”,推动创造力教育与地方特色相结合,使创造力教育成为各中小学校教育的基本理念。2006年,台湾教育主管部门发布“《创造力教育往下扎根辅助要点》”,鼓励各县市重视并推动创造力教育。在“创造力教育中程发展计划(2002-2008)”于2008年结束后,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于2010年开始实施“想象力与科技研究/实作能力培育”整合计划,积极倡导培养学生的想象力与创造力,该计划一直延续至今。2011年,台湾教育主管部门又开始推行“未来想象与创意人才培育”计划,为期四年,使创造力教育得以发展传承。

二、多领域合力:台湾创造力教育的实践经验

    笔者在台期间,多次访问台湾教育主管部门、相关研究机构和中小学校,深感台湾创造力教育在行政支援、课程设置和师资培育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。

    1.积极的组织支援

    台湾教育主管部门是促进创造力教育发展的核心力量,各项创造力教育计划和“政策”均由相关教育主管部门发起。各县市的图书馆、博物馆和美术馆,积极接纳和保存创意文件和作品,并将本机构发展成社会民众皆能参与的创造力教育基地。部分地市成立创造力学习中心等形式,推进创造力教育。例如:高雄市、台北县、花莲县、桃源县成立了创造力学习中心(创造力教育平台),其主要工作职责是收集、研发与运用创造力教育资源;研发及推广创造力教育课程及教材;组织创造力教育相关研习与宣传活动;提供创造力教育咨询与辅导;进行创造力教育的督导与评估等。

    2.开发创造力课程

    在“创造力是可以教的”等教育理念指导下,台湾各教育机构注重创造环境的营造,依托学校本位课程,进行创造力教育。小学阶段创造力课程主要涉及语文、数学、自然、生活、艺术与人文、社会等学习领域,由各校教师根据学校情况与学生需求设计,多以跨学习领域的专题课程为主,具体包括专题式课程、独立研究课程、创造思考课程、情意课程等。学校通过科学展、创造发明讲座、成果发表会等形式,营造创造性的学习氛围,鼓励学生进行创造性思考。[5]

    中学阶段的创造力课程,特别注重科技创新能力的培养。2009年,台湾发布“《高级中学科学班开设招生及经费补助作业要点》”,审批通过六所高中与高校合作成立“科学班”;2011年,又新加入三所高中与高校合作。学生在高一和高二阶段学习完高中阶段的课程,高三每周用两天到三天的时间在高校学习数理课程,并在高校教师的指导下进行科学研究。

    3.培育创造力教育师资

    台湾培养创造力教育教师的主要途径有三种。

    其一,在师范院校开设创意学位班和课程。如台湾师范大学在组织“未来教师”学习创造力教育方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。台湾师范大学成立了跨院系的“创意教师师资培育学院”,开发创意学位课程,组织“未来教师创意研习营”等多种多样的创意教师培训活动。[6]成立创造力发展硕士班,开设创造思考技法、创造与生活、创造思考教学专题、艺术家的创造力赏析和人文科技创作事例分析等课程。

    其二,教育主管部门组织在职教师培训。如自1999年起,推动“创造力与创意设计教育师资培训计划”,培养教师的创新教学能力。高雄市于2012年组织“潜能开发教师夏令营”,邀请想象力和创造力领域的专家学者,为教师在创造力课程设计课堂教学方面提供指导;2014年,面向全市所有学校开设“教师想象力教育知识管理”研习活动。

    其三,由高校、教育研究机构组织培训和研习活动。如2012年中山大学组织“未来想象与人才培育工作坊”,吸纳各县市教育主管部门人员、教师与学生共同进行交流对话,提升教师在想象及创造未来方面的能力;台湾师范大学科学教育中心举办“中小学科学教师多

元与创意研习营”,帮助教师构建有利于激发学生创意的教学环境,并开发多元、创意教学的教案;台湾教育研究院每年组织教师教学创新媒体竞赛。

三、借鉴与启示:建立系统完整的创造力培养机制

    创新人才培养是新时期我国人才战略的核心任务。[7]创新人才是具有创造意识、创造精神和创新能力等素质的人才。[8]创造力是界定创新人才的重要指标。台湾创造力教育对我们进行创新人才培养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。

    1.制定具有完整性和延续性的教育“政策”

    创新人才的培养需要设计完整的“政策”体系,并使其具有延续性。台湾创造力教育具有完整的“政策”体系,从作为创造力教育“政策”的总纲领“创造力教育小册子”发布以来,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规章制度,着力推动创造力教育往学校扎根。每一项教育“政策”或教育计划都有详细的实施方案,具有实践性和可操作性。从“政策”的延续性来看,2002年“创造力教育小册子”发布后,“创造力教育中程发展计划”(2002)、“地方创造力教育推动计划”(2005)、“《创造力教育往下扎根辅助要点》”(2006)、“想象力与科技研究/实作能力培育计划”(2010)、“未来想象与创意人才培育计划”(2011)等计划环环相扣,推动台湾创造力教育实践深入发展。

    2.强调以人为本,重视师生的个体体验

    台湾创造力教育以关怀生命为前提,强调个体能够从创造过程中发现学习的乐趣,并注重构建具有创新氛围的学习环境与教学环境。在这里,个体不仅仅指学生,也包括教师。台湾十分重视教师的创新体验,强调教师要乐于创造教学,乐于和学生分享创造教学的收获与体验;同时强调,有关部门要为教师提供从事创造教学的机会,提供丰富的发表、应用、跨校交流和进修研习的机会。

    3.充分鼓励社会力量的参与

    台湾民间团体、企业、高校、文化场馆在推动创造力教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如各地市博物馆、美术馆和科技馆为创造力教育提供了培训基地。台湾2l家基金会于2001年成立了“创造力教育推动策略联盟”。社区、教师工作坊、高校教授也为学校创造力发展提供了智力支持。

参考文献:

[1][2][4]创造力教育“白皮书”[EB/OL]http://wwwedutw/userfiles/url/20120920154709/92.03.2012 -9-18.

[3]陈昭仪,吴武典,陈智臣.我国创造力教育发展史[J教育资料集刊,2005( 30)

[5]孙国勋,张春蕙,陈秀红,创造力教育整体课程设计与实施——以桃源县仁善国小为例[J]北县教育,2010(70)

[6]李慧.台湾高校创造力教育的实践研究[D],厦门大学,2014

[7]顾秉林,王大中,汪劲松,陈皓明,姚期智.创新性实践教育——基于高水平学科建设的创新人才培养之路[J.清华大学教育研究,2010(1)

[8]刘宝存.创新人才理念的国际比较[J]比较教育研究,2003(5)

注释:

①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“以科学发展观为主题,转变教育发展方式研究”(课题批准号:A FA11001)的阶段性成果之一。

(摘自《中小学管理》2014.12